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跨境黑色灰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71|回复: 0

首富贝佐斯的“左右护法”:亚马逊执行团队结构一览

[复制链接]

10

主题

16

帖子

5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2
发表于 2019-1-24 17:0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在亚马逊11月召开的最近一次全体员工大会上,首席执行官杰夫·贝佐斯解释了为什么他不再在会议上接受员工的现场提问。他说,有些问题已经变得过于针对小型团队,而公司的新方案会使世界各地的员工提交问题变得更加容易。

然而,贝佐斯说,这个改变并不是为了避免尖锐的问题。他笑着补充道,因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,他可以把这些问题留给他的执行团队成员。

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(CNBC)发布的一段会议录音显示,贝佐斯曾说,“毫无疑问,这会阻碍我,因为我很乐意说‘我不知道’。”“当然,如果这个问题超级难,我就把它委派给别人。”

贝佐斯关于委派的说法让人忍俊不禁,但这也反映了其领导文化的一个重要的方面:多年来他与亚马逊最高层的高管建立了牢固的友情。

贝佐斯和其他领导者之间的信任和舒适的相处氛围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高层的稳定是亚马逊成功的关键原因之一。众所周知,亚马逊高层的人员流动率非常低,其中许多人在亚马逊已经工作了好几年,甚至好几十年,贝佐斯此前曾强调这点是亚马逊的优势之一。

根据CNBC发布的一份内部组织结构图显示,亚马逊最高层的高管基本上与CNBC在2017年11月发布的领导层结构图没有什么变化。以贝佐斯为例,他只失去了一位直接下属,而这个直接下属这两年都没有找新的工作。

然而,在较低级别的高管中,情况有了一些显著的变化。不同寻常的是,去年亚马逊离职了好几位担任副职的高管,而贝佐斯也失去了两名“S团队”成员。“S团队”是一个由十几名高管组成的紧密团队,以历史上很少有人离职而闻名。

但是有一件事却没有改变:在亚马逊面向消费者的业务中,如零售、云计算和硬件等,几乎所有高管都是白人。在这48位高管中,只有4位是女性。如果算上公关和人力资源方面的职位,这个数字还会略微上升,但贝佐斯唯一的女性直接下属仍然是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贝丝·加莱蒂(Beth Galetti)。

这个高管群体中没有非裔美国人,只有少数亚裔。然而,许多“影子”顾问职位却都是女性。“影子”顾问是一个非常令人垂涎的临时职位,她们会跟随高管参加每一次培训会议。

目前记者未能联系到亚马逊的代表置评。

除了人力资源、财务和法律等非面向消费者的业务,以下是亚马逊最重要的六个决策者以及他们的直接下属:

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·贝佐斯(Jeff Bezos)

除了一项非常显著的损失,贝佐斯去年的直接下属中几乎没有什么变化。正如CNBC去年12月报道的那样,迭戈·皮亚昆蒂尼(Diego Piacentini)此前长期担任亚马逊高管,也是亚马逊最大的股东之一,在与意大利政府合作两年之后,他决定离开亚马逊。

皮亚昆蒂尼的离职尤其有趣,因为这是继市场部副总裁塞巴斯蒂安·冈宁安(Sebastian Gunningham) 3月份离职后,“S团队”在2018年的第二次失利。“S团队”的成员在公司领导不同的项目时,不需要直接向贝佐斯汇报。

贝佐斯还得到了一个新的影子顾问高薇,她是该职位的第二位女性。

全球消费者首席执行官杰夫·威尔克(Jeff Wilke)

Wilke的团队去年发生了一些人事变动,至少有五名直接下属离职或职位发生变动。Prime项目的副总裁格雷格•格里利(Greg Greeley)和消费者参与部的副总裁Chee Chew分别跳槽去了Airbnb和Twilio,冈宁安(Gunningham)跳槽去了WeWork。

Peter farice去年接手了冈宁安的大部分工作,但是在市场团队改组后他也离开了公司。市场营销副总裁尼尔·林赛,接替了格里利之前的角色,现在管理着全球市场营销和Prime项目。挑选分类系统的副总裁Sukumar Rathnam去年曾是Wilke的直接下属之一,但现在却向Wilke团队中的其他人述职。

经营国际业务的拉斯•格兰迪内蒂是仅次于Wilke拥有最多直接下属的人,因为亚马逊正积极扩大海外业务。Wilke的影子助理莎拉·简·冈特已被华裔女子王云燕取代。

AWS首席执行官安迪·雅西(Andy Jassy)

Jassy的团队去年在他直接下属这一方面也发生了一些变动。前开发和管理工具副总裁Scott Wiltamuth加入了机器学习服务团队。AWS Support的副总裁布伦特•贾耶仍在LinkedIn个人资料中列出了这个头衔,但根据公司内部组织结构图,他已不再向Jassy述职。

Jassy的影子顾问克里斯托•沃尔什-艾伦已被亚马逊韩国前主管道格•叶取代。

此外,正如Geekwire之前报道的那样,于2017年从Salesforce加入的Adam Bosworth,现在负责AWS的新产品,这些新产品很可能与AWS Everyone有关,这是一个秘密的“低代码/无代码”软件项目。

还有一些领导者不是AWS的成员,但却向Jassy述职。“神秘的大挑战”团队负责人Babak Parviz和Twitch的创始人Emmett Shear都是AWS的首席执行官。但目前还不清楚Jassy在这些团队的日常运作中参与了多少。

商业发展和其他企业发展部副总裁杰夫·布莱克本(Jeff Blackburn)

布莱克本负责管理亚马逊的“其他”部分,比如广告和视频服务,他的直接下属中发生了两个重要变动。阿尔伯特·程于2017年暂时接替罗伊·普莱斯担任亚马逊工作室的负责人,而现在由詹妮弗·索尔克接替。曾与普莱斯密切合作的杰森•罗佩尔也已离职。

亚马逊的广告主管保罗•科塔斯、IMDB的李约瑟和亚马逊音乐的史蒂夫•布隆也都向布莱克本述职。

亚马逊设备数字管理部副总裁戴夫·利普(Dave Limp)

Limp负责的所有硬件和Alexa语音助理团队,也没有发生大的人事变动。只是道格拉斯•布隆伯格不再向Limp述职,但他仍留在公司。

据彭博社报道,一个名为“灶神星”(Vesta)的秘密机器人项目正致力于开发一款新的家用机器人,这一项目由第126号实验室的资深高管格雷格泽尔负责运营。

Ring首席执行官杰米·西米诺夫和“S团队”成员汤姆·泰勒也向Limp述职。西米诺夫在亚马逊去年以近10亿美元收购Ring后加盟亚马逊。

全球公司事务部副总裁杰伊·卡尼(Jay Carney)

卡尼曾任美国总统巴拉克•奥巴马的新闻秘书,目前负责亚马逊所有的企业沟通和公共关系,以及全球公共政策。他的团队今年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压力,因为亚马逊会设法解决关于公司的政策问题。

他的团队中最大的人事变动是聘用了来自谷歌的Susan Pointer,她现在负责欧洲、中东和非洲以及亚太地区的所有公共政策问题。结果就是,至少有5名卡尼之前的直接下属不再直接向他述职。

卡尼团队的一些成员有政府的背景,考虑到该公司可能面临更多的监管审查,这是不无道理的。迈克尔·庞克曾担任美国驻世界贸易组织大使7年,于2017年初加入亚马逊。Brian Huseman也在联邦贸易委员会工作了7年多。

在卡尼的直接下属中,有两个值得注意的新成员是塔玛拉·戈利休和维姬·伊吉亚。戈利休负责亚马逊工作室的公关,伊吉亚负责亚马逊原创电影团队的公关。在亚马逊工作室前公关主管克雷格•伯曼去年离职后,这两人现在都向卡尼述职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跨境黑色灰论坛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19-6-20 03:07 , Processed in 0.615636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